其实,争议的核心点无非在于,将价格与信用挂钩,划分信用等级来收费能否真正有效规范用户行为?

来源 北京商报